• 2005-08-25

    小二日记

    sevilla的八月是无聊的,白茫茫一片阳光洒下来,街上除了间或走过的晒得如同龙虾般红的游客,就只有热哄哄的果冻样的空气。今年已经整整5个月没有下过雨了,安静的时候似乎可以听到地面上的裂纹唧唧嘎嘎延伸的声音。

    下午5点我站在酒吧BERROCAL的吧台后面,离我五米处的墙上吹出有气无力的冷气。今天午餐时间就没多少人,更别说本就冷清的下午时间了。我百无聊赖的擦起杯子,心里盘算如何让这个酷热的下午变得短一点,但事实上所有的下午都是一样的:一般来说五点多会陆续进来隔壁百货公司的店员姑娘们来喝咖啡,长腿金发的那个总是要一杯黑咖啡再加一杯冰块,然后在烟灰缸里留下3到5个烟头。6点半会准时进来那个颤颤巍巍的老头,从门口到1号桌要走上1分半钟,他总是喝一杯啤酒吃一盘橄榄一言不发的坐上20分钟,然后再叫上一杯啤酒带走,第二天来还回杯子。而那个年纪不大却已秃头的GAY跟他男朋友来的时候喝汽水,单独来的时候喝加很多牛奶的咖啡。

    做店小二时间久了,就会有人跟你倾诉人生。许多次都让我在脑海里对印起许多电影镜头,而我的角色一般只有一句台词而且还是背影:“对不起先生,我们关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