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8-25

    小二日记

    sevilla的八月是无聊的,白茫茫一片阳光洒下来,街上除了间或走过的晒得如同龙虾般红的游客,就只有热哄哄的果冻样的空气。今年已经整整5个月没有下过雨了,安静的时候似乎可以听到地面上的裂纹唧唧嘎嘎延伸的声音。

    下午5点我站在酒吧BERROCAL的吧台后面,离我五米处的墙上吹出有气无力的冷气。今天午餐时间就没多少人,更别说本就冷清的下午时间了。我百无聊赖的擦起杯子,心里盘算如何让这个酷热的下午变得短一点,但事实上所有的下午都是一样的:一般来说五点多会陆续进来隔壁百货公司的店员姑娘们来喝咖啡,长腿金发的那个总是要一杯黑咖啡再加一杯冰块,然后在烟灰缸里留下3到5个烟头。6点半会准时进来那个颤颤巍巍的老头,从门口到1号桌要走上1分半钟,他总是喝一杯啤酒吃一盘橄榄一言不发的坐上20分钟,然后再叫上一杯啤酒带走,第二天来还回杯子。而那个年纪不大却已秃头的GAY跟他男朋友来的时候喝汽水,单独来的时候喝加很多牛奶的咖啡。

    做店小二时间久了,就会有人跟你倾诉人生。许多次都让我在脑海里对印起许多电影镜头,而我的角色一般只有一句台词而且还是背影:“对不起先生,我们关门了”。

  • 2005-02-05

    我要回家

    那天有人问我,最想念在家里的什么感觉,我说想不起来了,离家太久,也许是饭菜端上桌的感觉,也许是跟爸爸在饭桌上就某时事进行桃谷六仙大战包不同式的辩论的感觉。。。。真的不太记得。

    现在想到了,最怀念的是冬天半夜上网肚子饿,腿上盖着棉袄,懒得动弹,还在那里硬撑,最后实在忍无可忍,跳起来打开柜子,找出一包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把水烧热一冲,倒进半包榨菜,在等待面泡熟的三分钟里,心里痒肚子叫腿上冷的感觉。

    我定了2月28号的机票,我要回家了。

  • 突然发现很久没有说中文了,跟这里的中国人圈子基本断了联系。家里,公司里,没有机会说中文。过圣诞节来了SEVILLA,更是一个中国人也不认识。昨天去中国超市买饺子,心想这下说声谢谢总可以了,没想到居然老板雇了俩老外在看店。。。。

    欣慰的是MARTA的词汇量有所增加,继:“你好,我是marta,我爱饺子”,这著名三板斧之外,又学说了“屁股,咪咪,”,以及上海话“洋娃娃”。另外连小卡门也会说你好了,而且发音很标准,可造之材也

    新装了系统,只有微软拼音,很不习惯,导致我最近MSN打字很慢而且断断续续,请大家见谅

     

     

     

  • 2004-11-05

    特别鸣谢

    我在感冒的夜晚所想到的人和东西

    大约有:

    OB同学和香烟同学。我们三个在MSN上开了一会小会。一会儿香烟去洗澡了,OB说要给我寄牡丹亭,我说我爱读的是资治通鉴。后来香烟回来,再过了一会儿OB去睡了。我对香烟说,话题总会聊完的,是不?他说,总会再有的

    SODA。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在电影院里看LOST IN TRANSLATION就想到她,以后每看必想

    夏洛。不为什么,只是因为片中女孩也叫CHARLOTTE,一样的金发跟挑眉毛的暧昧。

    MARTA

    钱柜。我已经大概四五年没学新歌了

    晕倒。我半夜把那几张古巴的CD刻盘了

    LEICA公司。我看了半天LEICA的族谱,发现所有的相机之间都有一根线相连,显示它们的关系,除了一只。LEICA CL,我正在用得那个。相机孤儿。

    AGFA的黑白相纸以及LIGHTJET 5000

    我不明白如何能用一部RGB的激光扩片机对不对红光敏感的黑白相纸暴光。可是有人这么做,在巴黎。谁懂法语的可以看一看WWW。IMAGINOIR。FR(别躲,说的就是你),然后给我解释一哈。我郁闷。

    。。。。